金陵晚報訊(記者 李凱) 今年10月23日,金陵晚報報道了南京市民徐年喜因為拖欠醫葯費被醫院告上法院,由於病重不起,法庭開到他家病床前。
  庭審過後,由於無力還錢也無錢再醫,徐師傅繼續絕望地躺在家中。正在這時,該醫院的一位好心醫生告訴他,通過他的努力和爭取,徐師傅的手術費被減免,手術所需支架也聯繫好廠家免費捐助了。前天上午8點,徐師傅終於等來“重生”機會。然而,剛被推上手術台、正要開刀時,他卻被院方緊急通知抬了下去。
  剛上了手術台又被抬下
  徐師傅的境況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,82歲的老父親、16歲的女兒和他一起擠在一間低矮車棚里。2011年前後,正值壯年的徐年喜被查出了縱隔惡性腫瘤、椎體轉移瘤,由於早期無錢醫治,胸部24小時的持續疼痛讓他路都走不了。一年多的治療花去了他七八萬元醫葯費,全是借來的外債。本就不幸的家頂梁柱又突然倒下,亟須二次手術的徐師傅躺在床上,無數次想到了死。
  不過,庭審後沒幾天,命運發生轉機,徐師傅重新看到了希望——明基醫院的一位薛醫生通知他入院做手術,“只需湊夠1萬元。”——由於極度同情徐師傅,這位醫生多方設法,為他減免了部分手術費,用於脊椎部位緩解疼痛的價值1.6萬元的四個支架廠家也予以免費。“可是我只有4000元。”“……你來吧!”聽到這裡,徐師傅感激涕零。
  “上午8點,我都換好衣服在手術台躺好了,醫生正要開刀,這時突然醫院有人進來說不讓做了!”昨天,在明基醫院住院中心9樓的病床上,徐師傅向金陵晚報記者描述了10月24日上午的遭遇。“我當時就懵了。”徐師傅被抬下手術台,被放在等待區,隨後醫生說要他回去吃早飯,手術肯定做不了了。
  “是不是醫院不同意手術,要刁難我?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他十分不解,“當時真想大哭一場。”
  院方稱誤會,願意幫助
  除此之外,還有個問題讓徐師傅焦躁不安。住在醫院每天都有100多元的費用,這是個令他心疼的數字,現在他身上已經只剩下10元錢了。而他好不容易湊來的4000元會不會被醫院當做“欠債”扣下?胸部兩側的陣陣疼痛讓他不時翻身,沒有錢打止痛針,他只能靠抽煙來緩解痛苦。這個原來140多斤重的男人,如今只有90斤左右,瘦弱的他臉上沒有一絲血色。
  昨天,金陵晚報記者見到了明基醫院服務推廣處處長陳建興。他給出解釋說,當時院方並非無故阻止手術,“這個手術屬於重大手術項目,需要更進一步風險評估,考慮到可能發生的危險情況、副作用等因素,我們才暫停了手術”。同時,他表示,徐師傅住院期間,院方和醫生都很照顧和人文關懷,還有好心醫生出面為他作擔保,減免了部分費用。
  “想不到他還欠醫院錢啊!”陳處長顯得很驚訝。原來,徐師傅是“黑戶”,這次住院沒敢使用真名,所以院方暫時不知道欠費一事。記者問道:“那他還會不會被你們趕走?”陳建興表示“既然接收了病人,肯定不會。”
  昨天下午,明基醫院向金陵晚報記者回覆,目前,醫院正彙集專家評估手術風險,如果通過會診評估,預計下周給徐師傅安排手術。不過,醫院表示,雖然院方也很同情這位病人,願意儘力協助他治病,但也希望有社會力量幫助徐師傅。  (原標題:到醫院做手術 剛上臺就被抬下)
創作者介紹

回歸表演

qqsyg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